西安营销中心

029-68250088

NEWS

最新资讯,尽在掌握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推荐丨进一步释放数据要素价值 加快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国家数据局党组书记、局长刘烈宏在《旗帜》发表署名文章

发布时间:2024-04-28  浏览次数:66 次  来源:YUNECT云基华海-数据资产运营商

文章重点提炼

健全数据基础制度围绕供得出、流得动、用得好、保安全,加快构建适应数据要素特征、符合市场规律、契合发展需要的基础制度,重点抓好数据产权、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机制等政策制定


要坚持以用立业,分类施策开展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开发利用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要发挥示范效应,协同推进共享、开放和授权运营,平衡好公益性和市场化关系企业数据开发利用要降低数据流通使用成本,推动大中小微企业按照市场规则共同开发利用好数据。


加快推进“数实融合”,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促进数字技术与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深度融合。


打造安全可信流通环境,加强数据质量标准和数据价值评估体系、安全评估体系建设管理,促进跨行业、跨地域数据要素流通平台互联互通。


全文如下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洞察数字时代发展大势和科技创新趋势,着眼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建设数字中国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述,作出一系列战略部署,推动数字中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和显著成效。党的二十大擘画了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对加快建设数字中国作出一系列新部署。2022年12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明确,要充分实现数据要素价值,以数字化驱动生产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变革,为推进数字中国建设注入强大动力。我们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数据发展和安全的重要论述,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多措并举激发数据要素潜能,凝心聚力推动各领域数字化发展,以数字中国建设新成绩有力支撑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

数据是建设数字中国的基础资源和关键要素

将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围绕推进数字技术创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和产业数字化转型,部署数据管理体制改革、市场建设、产业发展和安全管理,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重要创新实践,既遵循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般规律,又契合我国新发展阶段的新特征新要求,也为数字中国建设打开了新空间。

数据是发展新质生产力的重要基础。2023年9月份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积极培育和发展新质生产力。数字技术革命性突破,为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创造了条件。数据资源利用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要素配置效率,直接影响生产力发展水平。充分发挥数据要素价值,有利于推动传统产业结构性重塑,促进产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实现传统生产要素价值倍增,对发展新质生产力具有重要促进作用。

数据是提高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支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数据是基础性战略资源,是科学决策、精准治理、精细服务的基础。多年来,国家有关部门针对数据壁垒、信息孤岛等突出问题,持续推进将6000余项部门数据纳入政务数据共享范围,堵住了管理漏洞,提高了监管效率,改善了服务水平。按照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持续推进数字技术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深入融合,发挥数据在分析复杂问题、预判潜在风险、开展精益管理、实现科学决策方面的作用,将显著促进各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数据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依托。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大数据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方面大有作为。多年来,各级政府坚持让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不断提升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水平,改善营商环境,推进教育、就业、社保、医药卫生、住房、交通等领域数字化应用,运用大数据助力精准扶贫和生态环境保护,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提升。加快推动公共服务资源数字化供给、网络化服务,促进优质数据资源共享复用,充分运用数字技术,强化民生领域供需对接,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持续弥合“数字鸿沟”,有利于实现全体人民共享数字红利。

推进数字中国建设具有坚实的数据要素基础

数据发展和安全在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建设全局中具有重要地位。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国数据工作实现了开创性变化,海量数据资源和丰富应用场景优势进一步发挥,数据要素价值加快释放,为数字中国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数据发展和安全基础不断巩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将数据列为新的生产要素,随后中央陆续出台政策文件,要求加快培育发展数据要素市场,确立数据产权、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和安全治理的基本制度规范。国家数据局成立以后,迅速制定了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数字经济常态化监管等意见,进一步完善了数据基础制度体系。同时,我国“东数西算”工程持续实施,全国一体化算力网规划建设有力推进。截至2023年底,8大枢纽节点数据中心机架总规模超过105万标准机架,东西部枢纽节点间网络时延已基本满足20毫秒时延要求,平均上架率达到61.9%,较2022年提升3.9个百分点。数据基础制度和数据基础设施建设协同发力,有效保障和促进了数据价值的发挥。

数据的基础资源和创新引擎作用进一步凸显。我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带来数据规模指数级增长,根据最新调查统计,截至2023年年底,我国数据生产总量超过32泽字节(ZB)。海量数据资源加速融入生产生活,发挥乘数效应,赋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方面,以数据流引领物资流、人才流、技术流、资金流,促进传统生产要素高效配置,提升了经济社会运行效率。在拓展经济增长新空间方面,数据多场景应用、多主体复用,推动各方面知识的相互碰撞,突破传统资源要素约束条件下的产出极限,创造了新的价值增量。在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方面,多元数据融合,以量变引发质变,极大提升科技创新速度,推动科学研究范式变革,创造新的知识,催生新业态新模式。

数据资源开发利用生态持续丰富。当前,全社会对数据价值的认识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经营主体参与到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中来,特别是积极参与数据基础设施建设、促进数据流通和开发利用,涌现出一批服务型、应用型、技术型数据商,成为数据价值实现的推进者、转化者、开发者。据有关机构统计,近10年来,我国数商企业数量从11万家增长到超过100万家,成为数据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盘活数据要素价值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同时,我们聚焦智能制造、智慧农业、商贸流通等12个重点行业和领域,实施“数据要素×”三年行动,推动数据在不同场景中发挥千姿百态的乘数效应,促进我国数据基础资源优势进一步转化为经济发展新优势。

以数据价值释放持续为数字中国建设提供新动能

奋楫者先,创新者强。充分释放数据要素价值,引领驱动数字化发展,是建设数字中国的内在要求和重要着力点。我们要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数据发展和安全的重要论述,大力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促进数据高效流通利用,推动数字中国建设再上新台阶。

健全数据基础制度。数据基础制度建设事关国家发展和安全大局。要围绕供得出、流得动、用得好、保安全,加快构建适应数据要素特征、符合市场规律、契合发展需要的基础制度。重点抓好数据产权、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机制等政策制定,为形成要素高效配置、流动合规有序、分配公平合理的数据市场奠定基础。开展数据基础制度建设,需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相结合,一方面,各地方各部门要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另一方面,国家数据局将基于实践基础,不断完善和优化顶层设计,加快形成系统完整、科学合理、协调统一的数据基础制度体系。

提升数据资源开发利用水平。数据价值必须在应用场景中才能实现。要坚持以用立业,分类施策开展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开发利用。公共数据资源开发利用要发挥示范效应,协同推进共享、开放和授权运营,平衡好公益性和市场化关系。对数据存量大、应用场景丰富的重点领域,尤其要在数据开发利用方面走在前列。我们支持和鼓励各类经营主体参与其中,激发市场创新活力。企业数据开发利用要降低数据流通使用成本,推动大中小微企业按照市场规则共同开发利用好数据。个人数据开发利用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要把握好边界,既有效保护个人隐私和权益,又发挥好个人数据价值。

大力发展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数字中国是国家数字化发展的总方向,数字经济是数字化发展的主战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深入推进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列入重点任务,落实好相关部署,必须加快推进“数实融合”,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促进数字技术与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深度融合,持续深化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选取典型地区布局建设一批数字产业集群。我们要聚焦跨地区、跨部门的应用场景,组织实施数字化转型重大工程,深化人工智能研发,推动人工智能与行业应用深度融合。持续支持平台经济健康发展,鼓励平台企业加快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

抓好数据基础设施建设和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数据高效合规利用,离不开数据基础设施和技术创新的支持。要着眼通用算力、智能算力、超级算力一体化布局,东中西部算力一体化协同,算力与数据、算法一体化发展,算力与绿色电力一体化融合,算力发展和安全保障一体化推进,加快全国一体化算力网建设。完善国家数据流通利用基础设施,打造安全可信流通环境,加强数据质量标准和数据价值评估体系、安全评估体系建设管理,促进跨行业、跨地域数据要素流通平台互联互通。对标国际数据领域核心技术前沿,加快关键共性技术和“卡脖子”技术攻关,围绕技术发展加快产业布局,形成数据科技与数据产业相互融合、相互促进的良性发展态势。

统筹数据发展和安全。安全是发展的前提,发展是安全的保障。要加快数据技术创新,完善基础设施,加强标准引领,强化人才队伍建设,提高产业发展水平,以高质量发展促进高水平安全。同时,要通过科学制定管理政策,加强对数据流通使用的全过程安全管理,守好安全底线,以高水平安全保障高质量发展。要推动数据领域对外开放合作,完善数据跨境流动规则,拓展数据领域国际合作空间,更好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服务高水平对外开放和构建新发展格局。

(来源:《旗帜》2024年第4期;作者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国家数据局党组书记、局长